浏览器下载 
资费标准  支付方式
申请付费  帮助信息

 首页>>连藏天地>>名人连缘>>正文

导演路学长:贺友直老师引我进入电影世界

  如果说以大名鼎鼎的张艺谋、陈凯歌为代表的中国第五代导演及其作品已经被广大的观众所熟悉的话,那么提起第六代导演,普通的观众可能至今仍然比较陌生。尽管路学长、张元、王小帅、张扬、金琛等名字说起来也许还不那么顺嘴,但在这个跨世纪的微妙时刻,真正的影迷还是应该记住这些名字。或许,中国电影的未来就是属于他们的。
  路学长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个代表。这位因自编自导电影处女作《长大成人》奠定地位的青年编剧和导演,被舆论界赞誉为“第六代”中的佼佼者。该片被誉为新生代导演向第五代们发起的最具威胁的一次冲击,也因此引起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其实,路学长同许多新生代导演一样,早在90年代初期就已拍出风格鲜明的作品,但由于种种原因,他自编自导的处女作《长大成人》直到1997年底才同广大观众见面。即便这样,路学长仍是第六代里第一个作品公映后取得很好票房成绩的导演,《长大成人》是1998年北京市十大卖座片之一。
  说起《长大成人》的拍摄,路导演认为,“其实我拍戏是比较晚的,从1989年毕业后到1995年拍这部片子,前期准备的时间用得很长。”路导坦言,自己的“野心”很大,这部片子是想反映年轻人的成长经历,不光是一部单纯的怀旧影片。对于这一点,相信所有看过《长大成人》的观众、尤其是成长于六七十年代的那批人会产生共鸣的。但许多人不知道的是,《长大成人》这部影片在摄制完成后修改达三年之久,光进摄影棚补戏就达十三次之多,先后改过8次才得以公映。这其中的艰辛也只有路学长自己最清楚。
  路学长说,像大部分导演小时候一样,他也对电影有着很浓厚的兴趣,连看到白色的银幕都很兴奋。用他的话来说,“小时候,每一次看电影时总要早早地坐在那里等候,不仅是对电影喜爱,就连那白色的银幕也很迷恋。因为不知道在那里将要发生什么新奇的事情。”后来,路学长上了中央美院附中学习油画,但他对连环画有着更加浓厚的兴趣,尤其是他编的故事情节总是很有创意,于是,学校一位名叫贺友直的教授无意中的一句话提醒了路学长,“你为什么不去试试电影学院呢?也许那里更适合你。”也就是从那时开始,路学长开始了在电影世界的漫长探索之路。
  明年,路学长的第二部影片《非常夏日》即将同影迷见面了,这部取材于《北京晚报》一则真实报道的故事讲的是发生在光天化日下的一桩强奸案。该片还没有公映就已经在小范围的试映时取得了良好的反响,在中央戏剧学院试映时,学生反应很热烈,放映中,五六次被掌声打断。而在北京师范大学的见面会原定为20分钟,最后延长为两小时,学生提问的条子不断递到路学长面前。因此,对于这部影片的前景,路导演充满信心。
  尽管路学长一直认为,以某一代来划分导演其实并不十分科学,但外界对这些生于60年代,在城市里长大,看安东尼奥尼和奥尼尔作品成长的一批导演始终非常看好。毕竟,他们是中国电影的希望。
  背景资料   路学长,1964年出生,北京人。
  1981年至1985年,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
  1985年至1989年,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在校期间拍摄短片《代价》、《孙子和苹果》、《荒草日记》及《玩具人》等。
  1989年,分配至北京电影制片厂。
  1995年,自编自导电影处女作《长大成人》。
  1998年,历经3年改动8次的《长大成人》终于公映,该片不但奠定了其作为青年编剧和导演的地位,更被誉为新生代导演向第五代们发起的最具威胁的一次冲击,引起了国内外广泛关注。
  1999年,根据一则真实的强奸案自编自导《光天化日》,审片时片名改为《非常夏日》。  
  另有MTV作品《回到拉萨》
文:尹荆山  
【关闭窗口】
 在线浏览
唯命论者
贺友直 绘
脸皮招领启事
贺友直 绘
天门阵
贺友直 绘
县委书记的父亲
贺友直 绘
"镢柄"韩宝山
贺友直 绘
酸甜苦辣
贺友直 绘
 网上书店
 贺友直自说自画 市场价:¥190.00 会员价:¥152.00 金卡价:¥152.00
 贺友直画三百六十行 市场价:¥180.00 会员价:¥144.00 金卡价:¥144.00
 山乡巨变 上美50开平装4本 市场价:¥29.00 会员价:¥23.00 金卡价:¥23.00
 藏品交流
  • 江畔朝阳(一)
  • 贺友直 7.8品 ¥8.00 待售
  • 曹冲称象
  • 贺友直 10.0品 ¥95.00 成交
  • 胖子和瘦子
  • 贺友直 9.5品 ¥50.00 成交
  • 六千哩寻母
  • 贺友直 8.2品 ¥16.00 成交
  • 山乡巨变(上中下)
  • 贺友直 8.8品 ¥250.00 成交
  • 防空知识
  • 贺友直,郑家声等 8.5品 ¥180.00 成交
     相关文章
  • 一个另类的老画家
  • 贺友直:我一画连环画,人就聪明了
  • 采访札记:连环画大师的悲哀
  • 自己打败自己?
  • 贺友直:我成为一个连环画家适得其所
  • 贺友直采访札记:连环画大师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