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器下载 
资费标准  支付方式
申请付费  帮助信息

 首页>>名家主页>>创作手记>>正文

得奖后,说两句上海普通话

  我没有想到这2001年会是我一个很具戏剧性的年份。差不多快到年底了,冷不丁的得了一个艺术大奖,而且还是唯一的。虽说是风雨之人,获过不少奖,但我还是有些意外,有些愕然。作为一个有些建树的人,又逢知天命之年,就很要面子,怕失了风度,所以决不敢贸然去拼一个什么奖,最好的脱身办法就是去做评委,可以两全其美。果然,如所愿,美协来信通知我去做初评委。结果是一天评下来有关方面说:明天不必来了,余下之事由高评委深入下去,于是我这个初评委又转回去成了参赛者。现在看来总算万幸,既保住了颜面,又脱了嫌疑,还得到奖。事后想想这级别低(指初评委)也自有他级别低的好处。我感谢评委们,是他们作出牺牲,给了我们许多的机会。同时也要称赞上海美协这上上下下的一拨子人,在西方强势文化的压力下,在中国这绘画艺术差不多也有可能提前下岗的情况下,仍然能保持着那一份理想主义的勇气。
  作为一个向来具有独立人格的我来说,画画是我的“唯有杜康”。我只会沉浸在自己的思维模式里,沉浸在自己技巧的摆弄里,无法自拔。尽管有时试图尝试一拔,但稍欠起身子,看到外面的一片陌生,便马上又陷落回去。我是一条真正意义上的热带鱼,蛮难养的。诗人陈鹏举曾敏锐地说过我是个有些自闭的人,言下之意就是“雨人”的意思,戴逸如先生则说得乐观些,说我是中国的乔伊斯写尤利西斯。当然,这些都是朋友们谈笑间的话,是戏说。只是我认真听进去罢了。平日里我的思绪,我的作画,犹如梦游,一定要在自己所限定的空间里行走,也决不能也决不会走偏出去。有时我会去敲敲晚清海上画家的扉门,告诉他们要火烛小心。有时会潜入俄国托尔斯泰伯爵的庄园,和托老一起喝茶聊天,听他那冗长的宗教诉说,时不时我还要打一盹儿。有时又会去虹口山阴路鲁迅先生的寓所,告诉他有一种新药,叫善存片,看看有没有什么疗效。我还是中国悠远历史的缅怀者,曾和谭嗣同、林则徐一起慷慨悲歌;我还常常借助我的画室和一架黑色钢琴作为载体,用同样黑色的幽默,系列地画出一个知识分子内心的人文关怀和带点灰色的乌托邦。
  有位朋友说,我的画是写实表现主义,我看他是在恭维我,意思是我和时髦的表现主义挂上钩啦。是吗?我自问:表现主义?而且是写实的!?浮躁的时尚啊,言必称观念、主义、什么门派之类的,说实在的,烦是很烦。版画家卢治平就平实多了,有一次他对着我的新作《白夜》说:如果将你的画分成若干小块,都将十分精彩,我一听,则分明是一个高质量的学术批评么。是这样,有时我会过分追求技巧,使原本尚可的画面变得琐碎,使一向偏爱大气的我,很可能会有面临相反结果的危险。此外,我还有些不大不小的问题尚需努力去解决的。比如:色彩结构的运用;画面构成上受习惯性叙事结构的影响;偏食症等等。最近我在一个很小范围的朋友圈子里说:我正积极考虑在画面上使用综合材料,甚至要涉猎装置艺术的某些可人之处。问题是必须让它们融入我的世界,而绝不是和年轻人撞车或者比时髦。我想这难度一定很大,也会很棘手,所以说这事情接下去是有的做,做不完。既然你是要自命不凡,你就必须加强学习去新的面对。文章写到这里一定会有人打断我,问:你怎么也想搞现代艺术啦?我说:艺术形式本身没有错,为什么不可以搞?问题是外国的强权势力和国内的狗腿子露骨地破坏游戏规则,利用艺术手段大行文化侵略,把垃圾往我们这儿倾倒,我看他们是在搞意识形态的争夺。我们的中华民族能有今天不容易,可以说是千年一遇,是我们自己的地盘啊,我们不珍惜谁来珍惜!好不容易逮住一个机遇,要留神啊,千万别黄了。
文:俞晓夫  
【关闭窗口】
 在线浏览
智利地震
俞晓夫 绘
戒严令之夜
俞晓夫 绘
逃亡者
俞晓夫 绘
贝拉
俞晓夫 绘
绿魔
李德容 王之霖 等 绘
西西里计划
俞晓夫 绘
 藏品交流
  • 与鳄鱼搏斗的人们
  • 俞晓夫 8.2品 ¥6.00 待售
  • 逃亡者
  • 俞晓夫 8.8品 ¥10.00 成交
  • 西西里计划
  • 俞晓夫 10.0品 ¥15.00 待售
  • 房东大娘
  • 毛震耀,俞晓夫 9.5品 ¥35.00 成交
  • 戒严令之夜
  • 俞晓夫 8.5品 ¥10.00 待售
  • 西西里计划
  • 俞晓夫 10.0品 ¥12.00 成交
     相关文章
  • 俞晓夫口述实录重返连环画现场
  • 画中的钢琴在哪里
  • 风景这边独好
  • 得奖后,说两句上海普通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