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器下载 
资费标准  支付方式
申请付费  帮助信息

 首页>>名家主页>>创作手记>>正文

我和绘画

  走上绘画之路
  我的父母生养了十个孩子,父亲对前三个管教很严,亲自教他们写字作画,希望将来后继有人,后来因为靠卖画难以维持这个大家庭的生计,便对这一行失去了信心,不准下面的孩子再学画。但刹车也不容易,先后又是四个孩子走了这条路,一家子这么多人画画,不敢说空前,绝后是没问题的了。
  我自小耳濡目染,对绘画情有独钟,犹记得小时候,我全部课本的字里行间被画得无一处空白。少年时期,父亲的禁令已经撤销,我有幸去浙江美院附中学习绘画。这些年来,虽历经变迁、坎坷和周折,我始终没停止作画,终于如愿以偿,成为一名专业画家。
  喜好古典题材
  我的中国人物画以中国古典题材为多,这可能是在潜意识里对城市的喧嚣、环境的污染、现代生活的繁杂的厌倦,对简朴清雅生活的向往。也因为现代生活离我们太近,人人都知道怎么回事,而表现古人则容易发挥得多,用一句不恰当的比喻,画鬼容易画人难。当然,更重要的是受中国古典文学独特魅力的吸引,那些简短的文字,既蕴含深意又富有神采,和我感觉中理想的境界较多吻合,常常会有一种冲动,把这份感觉用绘画表现出来。
  希望有长进
  几个画画的朋友聚在一起谈艺,谈起某画家十余年如一日,没有一点长进,议论间不免有同情也有叹息。我忽然联想到自己,若什么时候不再进步,自己却浑然不知,甚至在别人的夸赞声中沾沾自喜,岂不惨哉!渐渐地便在我浑浑噩噩的脑袋里多长了一个心眼,经常自问:是否停止不前了,有没有走入歧途,人们的评价是真是假是对是错,今后怎么画等等。手也勤快多了。
  时有紧迫感。如今画画的人这么多,真可谓千军万马,且人人都有一手,身手不凡的也不乏其人,每当自己作画陷入困境时,真是有种要被淹没的感觉。有时候真奇怪,忽然发现自己原来并不会画画,心烦气躁,只想摔东西。
  画画本是乐事,谁都可以即兴画上两笔,就像唱歌跳舞一样,是人们表达情感的原始本能,不必和人比高低。可偏偏不能像卡拉OK那样伊呀伊呀地随便唱,因为歌唱家唱得不好是要给大家赶下台的。这样,画画便成了难事。
  对待自己的作品
  每逢为出版或展览送交作品,我就像个没有把握的考生,总要拖到最后一刻,画友们笑我是临上轿才梳妆,其实那是丑媳妇怕见公婆,早已梳妆好了,只是临上轿,心里不踏实,又照了镜子补了妆。人有俊丑,艺有高低,不论怎样,总想把自己认为最好最美的东西拿出来。
  也曾对自己的作品十分得意过,或发表或装裱展览,簇新发亮,心花怒放,待日后再见到时,竟不明白当初是哪儿来的得意,更不知眼光超前的同仁们是如何为我叹息的。几次一来,我便坚定了任何时候都得意不得的信念。于是一幅画完成,先挂上墙,直到看出毛病来,然后重画,再看,再画。反复多次,进步是显而易见的。越画越糟的情况也有,那是判断有误,一旦找到问题所在,恍然大悟,这是最快乐不过的事了。当然,如果对自己的作品从来没有得意过,那也未必是好事,只是在得意过后别忘了更上一层楼,千万不可得意忘形了。
  关于韩硕画册
  这本画册中的一些画,我曾当宝贝那样向人展示过,而如今恨不能重新画一批把它们都换下。画友劝我,好歹是自己画的,适可而止吧。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还能说什么呢?何况世界上本没有十全十美的东西,艺术永远是遗憾的艺术,没有了遗憾,艺术生命也就停止了。权当作对自己这些年来习画的一次总结吧!
文:韩硕  
【关闭窗口】
 在线浏览
重开惠民河
韩硕 施大畏 等 绘
岳云和关铃
韩硕 绘
弹冠相庆
韩硕 绘
东山再起
韩硕 绘
智亭山
韩硕 施大畏 等 绘
摘缨会
韩硕 施大畏 等 绘
 藏品交流
  • 唇亡齿寒-东周列国故事
  • 施大畏,韩硕 9.0品 ¥8.00 成交
  • 智亭山—李自成(8)
  • 韩硕,施大畏 9.5品 ¥45.00 成交
  • 水浒故事(上下)
  • 罗中立,陈惠冠,施大畏,黄全昌,韩硕 8.8品 ¥40.00 成交
  • 水浒故事(下)
  • 韩硕,施大畏,方瑶民,徐有武,赵仁年 8.5品 ¥12.00 成交
  • 岳云和关铃
  • 韩硕 8.5品 ¥15.00 成交
  • 岳飞(上)
  • 施大畏,韩硕 8.0品 ¥5.00 成交
     相关文章
  • 我和绘画
  • 《热血》激情(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