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器下载 
资费标准  支付方式
申请付费  帮助信息

 首页>>名家主页>>佳作赏析>>正文

最后的影像

  2001年10月15日,张学良将军在夏威夷去世。
  第二天,杨克林打电话给我,说要把多年积累的张将军的资料出一本书,在今年12月12日,即西安事迹65周年时出版以纪念张将军。我担心时间太紧。但以多年来与杨克林交往的经验来看,他每次都是“有志者事竟成”。
  果然,12月初的一个深夜,他与夫人曹红以及他们的得力助手孙金媛从印刷厂匆匆赶到我家,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把刚从装订机上下来的《张学良最后的影像》放在我面前。
  这其实是一本小册画册,书页的上半部几乎收齐了张学良一生主要活动的资料照片,下半部用大量的彩色照片见证他们两次去美国采访张学良的过程。书后附有极有价值的张学良的资料。随书还赠送一张光盘,让我们可一睹张将军的风采。
  杨克林在“文革”后期从上海工艺美术学校参军,在部队就拍摄了大量的照片,复员后在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做编辑的同时,亲自拍摄编辑了许多画册,其中最有名的是8次进拍摄的《布达拉宫》。80年代后期,他去了香港,做记者、当编辑,最有成就的是编辑出版了几本大型画册,《中国抗日战争图志》(又名《血肉长城》是其中之一,三本似长城砖的巨著,把抗战史料几乎“一网打尽”,得到海内外抗战研究专家、军事家的高度评价。继中文繁体版、日文版出版后,重新修订、精心翻译后的英文版也于今年“九·一八”问世。
  张学良的寿宴
  1991年初,杨克林萌发面见张学良将军的念头,就是为了编辑《中国抗日战争图志》。
  1991年5月,杨克林和小孙来到纽约。几经周折和张将军取得了联系。5月31日,他们应邀参加由纽约“华美协进社”为张学良举办的祝贺暖寿的盛宴。寿宴在纽约市曼哈顿中城的“万寿宫”举行。
  晚上7时20分,寿星张将军抵达了会场。他坚持不要旁人搀扶,稳健地步入万寿宫。一时会场里掌声雷动,早就挤满过道两旁的记者频频按下快门,摄下张将军的奕奕神采。曾经叱咤风云的少帅,英姿不减当年!大家情绪都很激动,有人泪水盈眶,有人引领高喊“少帅”、“副司令”、“校长”。张将军始终面带微笑,——颔首答意,场面甚是感人。
  在宴会上,杨克林走到张将军的身边,说:“我们是从上海来看您的,祝将军万寿无疆!”将军面带笑容地连声说:“这么远来,谢谢!谢谢!”杨克林告诉将军:我们正在编一本反映中国抗日战争的画册,走访了很多地方,收集资料,这次到美国来也想收集一些资料。
  将军紧紧握住他的手说:“这是好事,我支持,祝你成功!”在一旁的小孙拍下了这个非常宝贵的镜头。
  将军注意到在为他拍照,很配合。由于室内光线不足,又不便用闪光灯(怕强光刺激将军的眼睛),他们都是用慢速度拍摄的。当时已是91岁高龄的张将军不但仍显得气宇轩然,而且更透露出慈悲宽广的胸襟。
  《张学良最后的影像》画山川,采用的多幅张学良将军的肖像,就是在这时拍摄的。
  夏威夷二见张学良
  1997年3月,杨克林和曹红来到了夏威夷,他们没有心思游览,只是要见一位历史老人,要记录一段延续到今天的历史。
  一辆特制的中型轿车停在中华基督教会教堂前的广场上,车门打开,张将军和夫人赵一荻女士坐在轮椅上。护士先后将张夫人和张将军的轮椅慢慢地推下车来。
  这第二次的相见,杨克林既感觉到亲切,同时又感慨着沧桑变迁。今天,张将军已坐在轮椅上,而张夫人赵一获女士,她的轮椅背上还挂着气氧气瓶。联想起他们当年的美丽传奇,真让人感叹不已。
  杨克林和曹红选择靠近张将军的座位坐下,向将军问好,并告诉他1991年曾在纽约参加向他祝寿的盛会,当年编辑的《中国抗日战争图志》已经出版,现在美国正准备出英文版。张将军听了后很高兴。
  杨克林把《中国抗日战争图志》中有关“西安事迹”的章节翻给张将军看,请他指正。将军看了一下,说:“我带回去再仔细看。”
  杨克林告诉将军,我们还拍摄制作了反映抗日战争的20集电视纪录片《血肉长城》,想请他题个字。他问:写什么?杨克林说:“血肉长城。”“血肉长城?”张将军听得很仔细,并且重复了一遍。
  “血肉长城”,这是他熟悉的词,看得出来这个词令他动容。他没有犹豫,马上接过了笔……
  2001年“九·一八事迹”70周年之际,《中国抗日战争图志》的英文版由美国First Asianweek Books Printing和Valley Graphics,Inc.联合出版。书中采用了杨克林在夏威夷给张学良将军拍摄的照片。
  2001年12月,含有杨克林与张学良两次见面时拍摄的照片以及大量张将军历史照片的《张学良最后的影像》出版。
  可惜将军没有能够看到。但张学良的名字将永远和中国抗日战争联系在一起。
文:谇煊唷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最后的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