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器下载 
资费标准  支付方式
申请付费  帮助信息

 首页>>名家主页>>连坛往事>>正文

平潭岛深夜遇敌情 围头岛白日数弹坑(图)
——陈云华火线亲历记

  1973年,上海人民出版社接连再版陈云华创作的《拔敌旗》和《老支书的故事》记得当时这两本连环画让我着迷,百看不厌,总觉得画面上有一股浓郁的气息在吸引着我。长大以后,我才真正懂得这就是生活气息。
  时隔27年,陈云华先生在他俭朴而又整洁的家里,向我,一个当年的小读者介绍了创作《拔敌旗》和《湘江侦察》、《老支书的故事》前后的经历。他思路清晰,声音洪亮。

《拔敌旗》封面

  《拔敌旗》深受广大读者喜爱,陈先生说这主要得益于五十年代时经常深入福建沿海地区体验生活。他说:”当时我在福建人民出版社工作,至今我印象最深的有两次,一次是去平潭岛,还有一次是去围头岛。1954年夏天,我背着一只照相机与赵隆义从陆清乘船出发,去平潭岛体验生活。平潭岛是福建的第一大岛,位于福建前线的前沿。这是我第一次出海,经验不足。当时陆地上炎热不堪,我只穿着一件衬衫,谁知到了海上冻得受不了,恨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我们乘坐的是一艘三桅渔船。由于是逆风而行,船走“之”字形,因此船舷始终是侧着的,几乎与海面相平,海水不断地打进来,我非常害怕;再加上海风,渔船上下颠簸很大,我晕得很厉害,紧紧抱住桅杆底部不敢动。尽管我既难受又紧张,但是海上的景象还是吸引了我。太阳快要落山时,晚霞特别美丽,一种不知名的海鱼头尾相衔成串成群地从水中跃起,又像箭一样扎入前方的水中;我还见到鲸鱼,头上不断喷起水柱;太阳落山以后,海水打在船帮上溅起的水花就像一团团晶莹透亮的珍珠向我身上“撒”来,好看极了。船老大告诉我,那是因为海水含磷的缘故。就这样,我们的船一直走了五个小时,才到达平潭岛。

《拔敌旗》选页

  “岛上没有电灯,一片漆黑。我们俩摸着黑,深一脚,浅一脚地好不容易找到了乡公所。不料乡公所里除一间办公室里有一盏马灯闪着昏暗的灯光以外,也是黑黑的。我们递上介绍信以后,乡公所同志将我们带到附近一家旅馆,要我们先休息,其他事情第二天再说,于是我俩就在旅馆里吃了点东西以后便倒头就睡。大约是在晚上十一二点时,我突然被一阵喧闹声惊醒,侧耳一听街上有许多人在跑动,还夹杂着店铺匆忙上门板的声音。再一看旅馆里已吵得一塌糊涂,人们纷纷往外跑,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我们赶快穿好衣服跑到乡公所,只见乡公所门口站满了全副武装的民兵。乡公所里,干部们不停地摇着电话机与邻乡联系,腰佩手枪的负责人在大声指挥:部分民兵护送群众上山,其余全部开往海滩准备战斗。他看见我们站在一边,不知所措,脸上的表情就更加严肃了,命令我们立即随群众上山。这时海边响起了机枪声和炮声。他对我们只说了这样一句话:国民党军舰来了。便跟着民兵队伍向海滩跑去。
  ”上山?当时我才20多岁,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时候,心想好不容易遇到一次战斗,岂能错过?于是我对赵隆义说了声“去看看”,就跟着民兵向海滩出发。在几乎坍塌的城门外就是海滩,民兵各就各位,准备战斗,我则躲在城门洞里。四周漆黑一片,只见敌舰上的探照灯远远地亮着,并且越来越近。不知是哪一方在不停地打着机枪。海风吹来,我感到周身阵阵发冷,心脏“咚咚”直跳。虽说那年代蒋介石天天在叫嚷‘反攻大陆’,我来平潭岛体验生活也是有思想准备的,但是当真正身处战场时心情还是免不了紧张。我身上既没枪又没刀,只有一架照相机,万一敌人冲过来怎么办?万一当了俘虏怎么办?就在这时我方炮兵开炮了,远处海面上发出了火光和隆隆的爆炸声,民兵们立刻发出了阵阵的欢呼声。不一会儿只见敌舰上的探照灯光离我们越来越远,敌舰掉头走了。事后我才知道,这艘敌舰先是向我们附近一个乡开炮骚扰,接着又向我们这里驶来,企图故伎重演。由于我们已接到邻乡的电话通知,做好了准备,再加上炮兵助威,才使敌舰阴谋未得逞。”

《拔敌旗》选页

  说到这里,陈先生深有感触:”这场经历虽有惊无险,但给我的体验很多,很宝贵。“ 陈先生说:”从平潭岛回来以后不久,我们又去了围头岛“。陈先生继续说道”围头岛在厦门的东南方,是一处半岛,离国民党军盘踞的金门岛很近。
  “记得那次我和赵隆义是乘着福建地区的那种三轮自行车去围头岛的。越往里走,感到气氛越紧张。只见公路两旁村庄院落完整无损,却见不到一个人。到了部队指挥所,一名军官看了我们的介绍信后劈头就说,你们还不赶快回去?你们看看岛上的地形,数一数有多少弹坑?再看看有没有老百姓。我们只得说既然已经来了,要体验生活,无论如何让我们住一天。这名军官也爽快,说,好,就一天,第二天一早走。他还关照我们在岛上参观时必须沿着坑道走。于是我们在一名指导员的陪同下在岛上兜了一圈。我们记着那名军官的‘提问’,发现岛上到处是岩石碎块,弹坑遍地,看不到一个老百姓。陪同我们的指导员告诉我们,这些碎石、弹坑都是国民党军炮弹炸的。”
  “第二天早上,那名指导员送我们离岛,在候船时,指导员将望远镜递到我们手上,说是看一看金门岛。果真,从望远镜里我们看到了金门岛海滩上有国民党士兵在活动。”
  陈先生说:“那是在解放初期,国民党军利用海上优势,经常派遣军舰和匪特对沿海岛屿进行袭击、绑架、杀害我地方干部,因此海上情况复杂,那时候我们去海岛体验生活,情况与现在完全两样,是要冒一定风险的。”
文:丁一军  
【关闭窗口】
 在线浏览
两张图纸
陈云华 绘
姻缘
陈云华 王重义 等 绘
铜墙铁壁
陈云华 绘
傣族老哥手
陈云华 绘
朱老实
陈云华 高适 等 绘
郑成功收复台湾
陈云华 王重圭 等 绘
 藏品交流
  • 东方欲晓(1)-芦沟火种
  • 王重义,陈云华,王重圭 8.5品 ¥8.00 成交
  • 灯伢儿
  • 陈云华 8.5品 ¥12.00 成交
  • 寻找流失的海水-大西洋底来的人
  • 王重义,高适,陈云华,张仁康 8.8品 ¥8.00 成交
  • 姻缘
  • 陈云华,王重义 8.0品 ¥6.00 成交
  • 地下药店-东方欲晓之二
  • 王重义,张仁康,王重圭,陈云华 8.5品 ¥8.00 成交
  • 地下航线
  • 陈云华 8.2品 ¥20.00 成交
     相关文章
  • 艺术创作来源于生活
  • 珠联璧合写春秋
  • 平潭岛深夜遇敌情 围头岛白日数弹坑(图)
  • 呕心沥血绘春秋(图)
  • 陈云华湘西斗贪官
  • 呕心沥血绘春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