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器下载 
资费标准  支付方式
申请付费  帮助信息

 首页>>名家主页>>连坛往事>>正文

邵宇与连环画

  新中国连环画事业的开拓、发展、繁荣和挫折,经历了漫长的风雨历程。它不仅为文化普及、几代人的健康成长、连环画艺术自身的价值升华,立下了汗马功劳;而且也对一切造型艺术的创作技能,给予“全方位”的影响。我们要感激为连环画事业作出过无私贡献的广大作者、读者、编者和组织工作者,特别是几十年如一日的前辈们的共同努力。这里我介绍一位新中国连环画事业名副其实的奠基人,用一些鲜为人知的事例,引发连环画界同仁对这位已故老人的怀念和尊敬。他就是--邵宇。
  邵宇是我国著名的书画家、出版家和诗人。革命战争年代,他是被囚过上饶集中营的战士。越狱后继续用画笔作武器,向黑暗势力进行不懈的斗争。1947年在在我党东北局组织部工作时,自编自画了一套反映东安地区土改生活的连环画《土地》。全国刚解放,邵宇作为东北地区的代表来北京参加全国第一届文代会,徐悲鸿热情地找到邵宇,赞扬他的连环画画得好。然后,徐悲鸿亲自写文章,在《人民日报》上介绍了邵宇的《土地》。之后,邵宇再创作连环画《上饶集中营》和《千山万水》,以回忆他和他的战友们的狱中生活和越狱后寻找组织、寻求真理的过程为题材,不仅揭露了敌人的暴行,而且教育、鼓励新中国年青一代如何树立正确的人生观,懂得要做革命接班人的道理。虽然在解放区,还有别的画家创作过一些革命题材的连环画(以木刻为主),然而,邵宇的《土地》、《上饶集中营》和《千山万水》连环画,为新中国连环画事业的开拓、发展起到了带头和奠基作用,应该是没有理由否定的。
  人民美术出版社成立前后,邵宇看到市面上的连环画多为旧时的内容,有相当不健康的东西。他主持人美社工作时,号召凡是能画画的编辑都要画连环画。蔡若虹(张再学)编《鸡毛信》和《东郭先生》,人美社把天津画家刘继卣调来北京创作,产生了我国新时期连环画从内容到形式达到完美统一的新的样板。人美社还调任率英、王叔晖(王叔晖是任率英介绍的)来人美社从事连环画和年画创作,为画家创造良好的条件和机会,这才有以后的《西厢记》、《桃花扇》等等连环画精品传世。在“文革”当中,有人揭发邵宇“反对革命”,支持搞“封资修”。原来邵宇曾对王叔晖说过:“画刘胡兰不是你的长处,希望你再画画《红楼梦》肯定能画好……”。实践证明,邵宇是对的,遗憾的是王叔晖没完全实现画好《红楼梦》的愿望,就去世了。
  邵宇身负新中国美术出版事业的重任,主持出版如《中国美术全集》等系列大型画册,他的诗文和书画作品闻名于国内外;谁都难以想到,邵宇竟还是新中国第一支连环画家参观考察团的领队。那是1979年的夏天,文化部组织京津沪辽的部分连环画家(他们是贺友直戴敦邦华三川、张卓、王弘力、吴棣和孟庆江,还有美协的雷正民、李松涛等理论家同行)去敦煌、麦积山、永乐宫,云岗等地参观学习,这是连环画界的一件盛事,这次活动对每个连环画画家,都深有体会,收益之大,画家们都有文章陆续见于报端。邵宇身体力行,他年岁虽高,可干劲十足,每到一处,亲临作画,主持开研讨会,热情接待地方青年作者。后来,我们的“作业”汇集出版,邵宇亲笔作序,题为《西行画记》。
  1985年初,人美社一支强大的连环画编创队伍开始分离,连环画工作出现困难。如何重组班子,把年富力强且有事业心的同志推到重要岗位上来,是刻不容缓的事情。邵宇当机立断,任人唯贤,亲自担负了《连环画报》的终审,既维护了该刊物的权威地位,又调动起一批年轻人的积极性。
  1986年5月,全国第一届连环画报刊工作经验交流会在人美社召开,参加会议的是来自全国主要连环画报刊的负责人。邵宇亲自参加了会议,并作热情的讲话,他鼓励全国连环画同行继续为广大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的连环画而努力工作,办好连环画报刊。他为《连环画报》的国际版写创刊词,又为《连环画报》40周年题词。全国同行一致称赞人美社组织这样的活动好!它起到了互相学习,优势互补,鼓劲排难,去争取连环画事业在新的情况下继续发展的积极现实作用。这就是全国连环画报刊“金环奖”的由来,至今已举办14届。
  《连环画报》办作者培训,由于来自全国各地的都是年轻的连环画爱好者和业余作者,邵宇表示特别的关心。有一次,我们请著名画家叶浅予来给学员讲课,年迈的邵宇竟能陪同叶浅予听课,坚持到三个小时之久,课后还热情地和学员们留影纪念,学员无不感动!邵宇为一位年青编辑的连环画论著写序中谈到“年画和连环画在精神文明建设上的作用,建国之初就引起了我们国家的重视和注意”,“现在本书作者把连环画的探讨,提到了一个学术的理论探讨日程,就是非常有意义了……”。著名剧作家曹禺为连环画集《十大悲喜剧》作序,邵宇看到序文后,非常激烈,他亲笔给曹禺写回信称:“知连环画者,兄也。”此信影印件和曹禺的序文摘录,都曾发表在《连环画报》上。
  邵宇去世已几年了,中国连环画风风雨雨的五十年牵动了多少连环画同仁的心。如果要回忆,不论是拼搏的痛苦,还是辉煌的自豪,都可以视为“资本”和“财富”,然而这“资本”和“财富”,邵宇是拿不到了。我们怀念邵宇,是要学习他那无私奉献的精神,在连环画的未来事业面前,我们都是“无产者”要为之奋斗,但不是为了个人索取!
文:孟庆江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有感于《土地》一书
  • 邵宇与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