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器下载 
资费标准  支付方式
申请付费  帮助信息

 首页>>名家主页>>连坛往事>>正文

我所认识的付洪生

  1959年初,经省美协老郭的介绍,我进入辽美社的“小楼”画连环画。辽沈地区搞美术的老人儿提起“小楼”都能知道个大概其。“小楼”的全称是“辽宁美术出版社创作组”,是辽美社附设的一个组织,即今日所谓的挂靠。它的位置在当年辽美社院内的一座砖木结构的三层小楼上;为了有别于人家“辽美社创作室”,我们被称作“小楼”;我们这一帮作者被称作“小楼作者”。
  付洪生就是这个创作组(小楼)的组长。连环画编辑室编辑老苏同志,领着我沿着陈旧的木楼梯爬到二楼,指着一位壮硕的将届而立之年的棒汉,对我说:“这是创作组的组长付洪生,以后有什么事就找他。”当时的创作组分美术与文字两个部分,各占一个房间,美术组约有六、七个人,房间略大些。在我之前的几位都是拖家带口的中年人,年轻人我是第一个。其后陆陆续续又来了姜之中、谢京秋、刘廷相、姚鸿发等一帮年轻人。
  老付的画在当时我的眼中很不错,非常熟练,他是用执铅笔的手法执笔毛勾线。记得他画一幅修理汽车的场面,就是在楼上看完院里辽美社司机修车画成的,对于初次涉足连环画的我,这一切都很有启发。他除了连环画,也为其它的书画些封面,据我的回忆,在我到“小楼”的这一期间,他画的有“林宝与桂英”、“王大成翻身记”、“寇准罢宴”、“一个坚强的人”等作品。我到小楼上班画连环画,脚本由连编室提供,只拿稿费,没有工资。老付手法熟练,画的快,当然稿费收入就比别人多些;在那种“革命”化的年代里,这是遭忌讳的。
  编辑老苏同志是我们创作组的顶头上司,他很强调组织纪律,规定每周半天政治学习,半天业务学习。老付比较随便,业务学习时就领我们出去看电影,他认为这是最好的业务学习,画连环画与电影有很多共同之处。“上尉的女儿”、“蒂隆河畔”等苏联影片都是这一时期看的。在这种影响下,我还在古旧书店买了本厚厚的“电影导演基础”。组里的林彦瘦瘦的,胃病很重,经常吃药,他家在黑龙江,自己在小楼的三楼住独身。他与老付是美院同学,两人常以对方体形开玩笑。后来林彦去黑龙江艺术师范学院当老师,离开了“小楼”。接着老付也渐渐地不来上班了,只是影影绰绰地听说他给外地天津画东西呢。
  五十年代末正是全国多事之秋,继大跃进之后如火如荼的反右倾运动又席卷全国。编辑老苏先是向我们传达运动精神与纪律,禁止我们去出版社正楼,社里的大字报对我们是保密的。接着要求我们小楼的人也要参加运动,对资产阶级思想进行揭发批判。我隐约觉得这大概是要拿老付开刀,而我与老付接触略多些,怕也要受到牵累。
  一天, 早晨上班来,发现屋里也挂起了大字报,当然都是帮助老付清除其资产阶级稿费观点的。记得有一张用顺口溜形式写的什么“良药苦口利于行,老付莫怕莫怕”的大字报,受到了编辑的表扬。编辑找我谈话,要我与老付划清界线,要我揭发检举老付的资产阶级言行。这是我第一次经历运动,心里很恐惧。
  从此,老付就没有再到“小楼”来上班,其他几位有家口的中年同志,也都先后离开了“小楼”。有一天,编辑老苏来给我们小楼人员开会,说付洪生不辞而别,已去天津。辽美社连编室已写信给天津人美社,请他们切断付洪生稿源;并警告我们这些剩下来的小字辈,不要与付洪生一类人物来往。那时候的我们是很听话的,特别是一些涉及路线的事,都怕沾边。
  与老付一别整整40多年,后来在“连环画之友”报上看到一则消息,方知付先生已不在人世,斯人已乘黄鹤去,过眼烟云感万喘。于是把笔成此小文,以作为对仙去的付洪生先生的一个纪念吧。
文:赵明钧  
【关闭窗口】
 网上书店
 现货:九轩《烈火金刚》绢版 市场价:¥348.00 会员价:¥279.00 金卡价:¥279.00
 平原枪声合订本 市场价:¥220.00 会员价:¥176.00 金卡价:¥176.00
 平原枪声(套书5册) 市场价:¥220.00 会员价:¥165.00 金卡价:¥165.00
 王剥皮骗亲(义海50开小精) 市场价:¥26.00 会员价:¥19.50 金卡价:¥19.50
 相关文章
  • 深切怀念傅洪生老师
  • 我所认识的付洪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