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器下载 
资费标准  支付方式
申请付费  帮助信息

 首页>>名家主页>>走近名家>>正文

痴迷传统连环画艺术的年轻人
——记青年画家卢波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兴起连环画收藏热以来,直到进入新世纪,“传统连环画向何处去?”的疑问,依然萦绕在广大连环画爱好者和工作者的心头。90年代的“跑马”风格仍然影响着连环画的创作——人物变形粗糙、线条粗硬、背景简约——依然令连友们失望,不少知名画家的新创连环画雄风犹健,但也有部分老画家已笔力衰退,不复当年之勇。人们感到,连环画振兴的关键不仅在于要有稳定和不断扩大的读者群,还要需有一批年富力强的擅长传统线描的画家的加盟,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传统连环画还有生命力吗?传统样式的连环画还能创作吗?还有能够展现传统连环画线描魅力的画家吗?连友们在疑虑、寻找、期待着。
  
  2004年春节前,卡通网上出现了一个名叫卢波的青年画家的写实线描作品,与一些连友的习作不同,画作具有相当的专业水准。卢波的出现引起了连友们的关注和兴趣。他的几幅颇似胡若佛风格的《唐僧出世》和一些仕女图,用线潇洒飘逸,让许多连友眼睛一亮,纷纷发贴赞誉,不少连友希望他的作品能够出版,有的甚至直接在网上表示要购买他的画作。这个卢波究竟是谁呢?
  
  这个线描功力不凡的卢波是河北的一名年轻的中学美术教师,今年只有29岁。他3岁学画画,学龄前学习大写意,小学至初高中学习素描速写,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石家庄师范大学美术系毕业后,他在石家庄市一所中学里任教。2000年河北美术出版社邀请卢波为旧版珍藏连环画《西游记》创作了17幅封面、复制19幅原版封面,线条流畅劲美,尽显胡若佛飘逸洒脱的神髓,很受连友喜爱,许多读者就是冲着这些封面又买了这套书。卢波完成《西游记》的封面创作和复制之后,出版社打算在原36册的基础之上再增编4册,请他绘制,但是为了赶在电视剧播映前出版,要求他必须在短短一个月内完成这4本,卢波狠不下心来“跑马”,他想怎么能在名家云集的《西游记》中作狗尾续貂之事呢?因精雕细作的工作量过大,当时他只完成了两册的草稿,未及勾线便病倒了。出版社匆匆推出36本后,续画之事也就不再提及。
  
  传统连环画的式微,出版社不再约稿,使得卢波英雄无用武之地,只能在漫画创作中施展身手,磨砺技艺。1997年卢波在《中国连环画》(1—11期)上连载了处女作《东方不败》,在《少年漫画》发表了《画中缘》。1998年创作的《惑》被《少年漫画》选中参展中国美术馆“中国首届连环漫画原作展”和“四川国际漫画节活动”。1999年创作的《洛阳牡丹》,参展台湾亚洲漫画高峰会议,中有三幅被海外组委会收藏。2002年,创作长篇漫画《荷花三娘子/密魂》。与人合作《相视无语》被新浪网短信页面选中作专用插画。应东方文化交流中心之邀创作单幅《月之阴》等作品参展第5届日本漫画世界高峰会议,应《少年漫画》之约创作《门》等4幅作品参展中日建交漫画中日巡回展。2003年,为《今古传奇》杂志创作《碎空刀》、《瘸狐狸》、《临邑之役》、《青丝妖娆》、《秋寒江南》、《分飞燕》、《陌上沅香》、《言情时代》等小说插图几十余幅。同年为新小说版《聊斋志异》配画《洛阳牡丹》、《花姑子》等插图。 去年,他的单幅画《王熙凤》被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新解红楼梦’”选中制作成片头,《林黛玉》、《薛宝钗》被百家讲坛选中作为纪念品赠予著名红学家周汝昌。原作曾在中日第二届漫画大赛中获奖并参展军事博物馆中日画展。
  
  虽然在卡通漫画领域成绩斐然,但卢波一直无法割舍对传统连环画的喜爱与追求。沉迷线描技艺的卢波,从小就喜爱传统连环画,三国、西游记、水浒、聊斋、红楼梦……都成为他汲取精神营养的丰富资源,欣赏阅读那些老版的连环画,卢波感到是精神上的盛宴,是一种人生的享受。在为河北《西游记》配封面的时候,卢波有幸亲眼目睹了胡若佛、任率英、刘汉宗、钱笑呆、宗静风等前辈大师的原稿,领略了大师们线描勾勒笔法的细微精妙之处,敬仰之情由衷而生,从中也生发出了一种责任感。他希望自己能继承和发扬这些前辈大师们的传统线描技艺,光大传统中国连环画。在传统的浸润中,卢波的水平也在不断的提升。他作画一直是用毛笔——狼毫、花枝俏、衣纹笔等,从古代传统十八描中继承创新,力求线条变化多端,展现传统写实线描的精髓神韵。即使是画卡通漫画他也从不用卡通画器具——沾水笔、网点纸、针笔等工具,而是运用毛笔的不同笔法来表现漫画人物复杂的气质神韵、景致繁复精美的质感,达到了赏心悦目的不俗效果。
  
  生活中的卢波是孤寂的。在大学里,老师和同学大都追捧写意,鄙视传统写实,老师多次要求他“不要画得太拘谨”,要“洒脱、随意”一些,但他一直不喜欢那种变形画法,只好私下里偷偷地练着写实线描。他也曾经去过一些专业美术出版社和杂志社,希冀能获得知音的认同和同道的支持,但总是失望而归。许多出版社只对他的卡通漫画作品感兴趣,劝他不要再画既没前途也没“钱”途的传统连环画。有位编辑甚至说,“传统连环画死了好,我早就看腻了!”编辑们的如此态度,使卢波极为痛苦。目睹一些出版社把老画家的珍贵原稿随意堆放丢弃,有的被损毁,有的蒙上了厚厚的灰尘,卢波的心在颤抖:为什么这些美好的东西得不到珍视呢?他也曾在心里挣扎过:是不是从此放弃传统连环画,以后就只画漫画呢?但他实在难以割舍对传统连环画的爱恋和追求。
  
  令卢波没有想到的是,在网上他遇到了许多知音和同道。他的作品一上网,连友们的好评就纷至沓来,许多苛刻的连友也不吝发贴给予了热情洋溢的赞扬和鼓励,还有的也提出了诚挚中肯的意见和建议,大家都希望他的作品能够早日出版,不少连友还建议他继续画一些古典题材的连环画,如《明英烈》、《五代残唐演义》、古典戏曲故事等等……读到这么多连友的滚烫的话语,卢波感到回到家一般的温暖。目前他正在根据自己所喜爱的名家画风,创作《清代短篇小说四则》,有神似王叔晖风格的《喷水》,颇近胡若佛先生风格的《绿衣女》,追摹刘继卣先生风格的《卖儿田》以及钱笑呆风格的《槐荫树》等,还有未完成的西游记故事《唐僧出世》、《大战二郎神》……从这一幅幅精美的画稿中,我们可以看出卢波扎实的传统线描功力和对连艺境界的不懈追求。
  
  在连环画并不景气的今天,面对出版社的麻木,我们不知道卢波的作品还有没有出版的机会,能不能走上社会,走向读者,但我们依然希望卢波能在连环画的复兴的领域大显身手,为广大连友贡献出更多更好的作品,也盼望能有更多的象卢波这样的青年画家加入到连环画的创作队伍中来,为传统连环画的复兴添薪加火。
  
  我们期待着,也许这一天并不遥远……
文:mwy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痴迷传统连环画艺术的年轻人